设为首页联系我们加入收藏您好,欢迎来到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研究 > 学术著作学术著作
陈兵:佛教对“爱”的看法(三)——贪爱生起的因缘
发布日期:2019-03-25    信息来源:陈兵教授
 陈兵
陈兵4.jpg
 
爱,在佛学看来是一种因缘所生的有为法。《中阿含》卷三三《释问经》佛说爱缘于欲,欲因念有,念因思有。十二缘起说以爱为生命流转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十二有支”中的第八支。爱生起的因是受——由领纳色声香味触法等而得的感受,即五蕴中的受蕴。《杂阿含》卷十七第452经佛言:

缘种种界,生种种触;缘种种触,生种种受;缘种种受,生种种爱。

受,由眼等六大门户开放(触)接触外界(六入)种种刺激而生,能引起爱的,只是由接触“净妙可意事境”而使人觉得快乐舒服的、美的乐受,如特别爱某人,是因为看见他(她)、想起他(她)、听见他(她)的话语歌声、闻见他(她)的体香、和他(她)在一起使我感到快乐幸福,因而生起爱恋之情。有些人爱食苦味,受虐狂者爱受虐待,也是在食苦和受虐时得到快感,方才生爱。《瑜伽师地论》卷九五谓“由内外六处为依,起诸爱行”。

性心理学家蔼理士说性冲动过程是由触、视、听、嗅等途径尤其是对视和身体的接触,被对方性信息刺激所吸引,积累与对方结合的欲望,犹如积薪,称积欲;这种强烈欲望驱使双方由性交而达到结合的高潮,为解欲,犹如积薪之炽燃。当代爱情心理学说性吸引力在于外在形象,由外在美、气质美、性感三方面构成,以力感、柔感、智感构成的气质美为核心,外在美为基础,性感为催化剂。外在美、气质美、性感,皆不出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的范围,由眼等六大窗口而感知。

一般而言,从所爱的对象得到的快感越多越深,所生起的爱就越深、越强烈。如美食越是可口,越使人馋涎欲滴,胃口大开。男女接触和共同生活中所获得的快乐幸福愈大,所产生的爱情愈炽热浓烈。

世间的事物中,大多数只能给予某一个感官以快感,如美术作品只能刺激视觉而生乐,音乐只能刺激听觉而生乐,好香只刺激嗅觉而生乐,影视剧能同时满足眼、耳、意三大门户的需求,故比美术作品和音乐更吸引人,美景良辰、水光山色、花香鸟语,能使人同时感受到视、听、嗅及空气清新的舒适愉悦,令人流连忘返。两性有情人之间的全身心接触交融,使人在色声香味触五欲和意识的感情需要等各方面都得到深刻持久的快乐,南传《增支部》第一经佛言:没有任何其它的色、声、香、味、触比女人的色、声、香、味、触更能令男人的心疯狂、着迷,也没有任何其它色、声、香、味、触能比男人的色、声、香、味、触更能导致女人的心疯狂、着迷。

《大智度论》卷二五谓“于五欲中,触(指性接触)为第一能系人心”。情人们在拥抱和性高潮中,能达到最高的快感,印度教和佛教密教将其与涅槃之“大乐”相比,两性之间的爱情因而成为人类最深的爱。

在商业社会里,金钱几乎能买来一切,不但能买来种种物品,买来游玩快乐,而且能买来美女俊男、爱情、尊重、地位、名望、健康、安全、时间,故金钱成为许多现代人最爱的东西。其实,金钱不过是色声香味触法的代码,爱金钱,终归是爱由色声香味触法六尘所生的诸乐受。

依十二因缘进一步追溯,则产生诸乐受之因六入,以名色(禀赋如此形态的身心活动模式)为因;名色以识(根本的心识作用)为因;识以行(梵samskara,生存意志、外求欲力)为因;行以无明为因。作为爱之终极因的无明,可解释为不明缘起无我的真实而起的我爱、我执。

人对世间一切的爱,说到底皆不外“使我快乐故我爱”。不仅对钱财、衣服、器物、美食、华宅、豪车、宠物、各种服务的爱是为了使我快乐,即被西方人歌颂为宗教般神圣的爱情,一般来说也未必越出“因为跟他(她)在一起使我感到快乐幸福,所以我爱他(她)”的圈套。男人希望女人温柔可爱,其实是想从女人那里索取服帖与顺从;女人希望男人成熟可靠,其实是想从男人那里获得依靠。爱对方,无不是想得到对方的回爱,以驱除自己的孤独寂寞感,发泄自己的爱欲、性欲。弗洛姆《恶的本性》说,根深蒂固的孤独感,乃人一切焦虑不安之源,性爱,在本质上是一种解除疏离状态、满足结合欲望的行为。《心灵幽径——冥想的自我疗法》说,性欲的后面是一口寂寞的深井,性的意象是寻找安慰和亲近的方式。但丁说:“爱不允许任何被爱的人不爱。”恩格斯说,性爱从本质上来说是自私的、排他的。排他,是一切动物的性爱所具有的基本特性,排他的本质是维护自我,保护自我对所爱的占有,不容许别人侵犯我喜爱的东西。人类的爱情,表现出更为强烈的排他性。就此而言,性爱以一种自私的占有欲为根本。

可以说,对一切外物的贪爱,终归以对自我的贪爱(我爱)为根本,无不从我爱出发,终落脚于爱我。《瑜伽师地论》卷九五谓“五种我慢为依,发起有爱及无有爱”。印顺《佛法概论》说得对:

论到情爱的根本,应为“自体爱”,……即深潜的生存意欲……又名我爱。

从染污末那识源源不绝地流出的对自我的挚爱,可谓人性中最根本的欲力,在这种欲力驱动下,自然形成对意识所认自我(假我)的自爱,和对顺于、有益于此所认自我的乐受之需求。《杂阿含》卷三六第1006经偈谓“爱无过于己”。南传《增支部》1-75经佛说:即使一个人用心找遍十方任何角落,也找不到一个自己爱他超过爱自己的人。十方所有众生爱他们自己超过爱别人。

《即兴自说·王经》言:波斯匿王与末利夫人各自皆承认,在所爱诸人中无胜于爱自己者。

作为贪爱之源泉的无明,从所爱对象的角度讲,以法我执(法执)为本。法执,指执著所感知、认识的对象离心识客观外在,实有其自体,确有所感知到的坚固、好看、好听、好吃、好闻、好用、好玩等性质,绝非虚幻,确认不疑,方能对其生起贪爱。《大般涅槃经·狮子吼品》云:

众生见色亦不生贪,及观受时亦不生贪,若于色中起颠倒想,谓色即是常乐我净,受是常恒无有变易,因是倒想,生贪恚痴。

如爱金玉珠宝,是因认为金玉珠宝坚实、贵重、稀有,恒久不坏,特别是闪闪发光的黄金,历万年而恒在不变,稀有可爱,炼丹家们甚至认为服用它可令人和它一样常存不死。爱钱,是因为从社会生活中认识到钱可买来种种我所喜欢的东西,实在有用,尚未涉世的婴孩,是不知爱钱的。爱某位异性,是在与其接触交往中,深感其容貌、风度、气质、心灵等可爱、实有。一个正常人大概不会爱上确认为虚幻不实的幻影及佛经中常说的“幻化人”;年轻的恋人们很少考虑到其所挚爱的俊男美女即是几十年以后老态龙钟、伛偻难看的老翁老媪。一个能透视人体骨骼的具天眼者和能眼见物质微观结构的具净天眼者,大概不会有对人类肉体美的贪爱,佛经中说具天眼者必离欲,当代具天眼通的加拿大冯冯居士调皮地说:他并非不想找个小姐成婚,无奈在他的天眼中,小姐们都是一幅骨架,无美可言,想爱也爱不起来。
爱对方的实质和出发点,终归是爱自己。罗杰斯说:人通常在说“我爱你”时,并不是真正的爱对方,这句话的背后通常是“我需要你,我要占有你,我要控制你”,“你必须也爱我”,这爱实在是一种压迫和暴力。

人为什么会有贪爱?所爱为什么会有种种不同?今爱情学将爱情之因归结于大脑中的爱情物质——有“化学鸡尾酒”之称的多巴胺、苯乙胺、催产素、异丙肾上腺素、内啡肽等及不同基因。或说由唾液腺分泌的神经增长因子蛋白质,使人产生爱意。或说免疫系统的一组特定基因相近与否,决定男女之间的性吸引力大小。或说脑下垂体后叶分泌一种黏合荷尔蒙,使爱人之间产生抚摸拥抱的欲望。当遇到意中人时,丘脑下部的神经突然触发,爱情物质大量产生,随血液循环全身,引起神魂颠倒的感觉。大脑对有益的爱和有害的毒瘾所激发出的是同一种感受快乐的化学过程,与毒瘾有关的脑区,在情欲激荡和性行为中同样活跃。又:男女各自把梦想中的意中人形象储存于大脑神经突触,成为“爱之图”,一旦遇到与此图相合者,则兴奋物质大量产生,脑中形成幸福激素,引起心跳加快、手心出汗、颜面发红、心中激情荡漾。如《杂阿含》卷三九第1092经说男子看见自己喜悦的美女时,“心则迷乱,欲气冲击,胸臆破裂,热血熏面”。这只是爱情产生的生理、化学因素。德国还发明“爱情保鲜剂”药物供夫妻关系不佳者服用。波利·扬-艾森卓《性别与性欲》认为人对异性的爱出于对自己人格中另一面,即无意识异性情结——“非我”的自爱。 方迪《微精神分析学》说爱情是性活动心理-感情投射的一种方式,是避免孤独的尝试,乃缓解心理生物虚空的最省力方法。性爱的顶点——性高潮,其实质是排空自己,复归于万物之本——虚空。

佛学则说:人有男女二根——能出生两性性特征和性心理的根本,它们既指生理性的器官,又是心理上的根性、种子。从大乘唯识学看,一个人对某物的贪爱,以其阿赖耶识中所藏的贪爱种子为生起之因。各人宿世的业习不同,阿赖耶识中贪爱的种子各异,故爱的根性不等。如有人自幼便表现出对某些东西如食物、器具、艺术等的爱好,有人贪财,有人好色,有人好名,有人爱权利官位,有人贪玩,种种不同。即生理上的男女二根(性器官、性激素),终归是贪爱心所感所造,是宿世性爱的异熟果,属阿赖耶识相分。性爱的根源,终在性爱的种子。性机能成熟的男女固然会有爱欲,所谓“少年男子哪个不钟情,妙龄女郎哪个不怀春”,显然是性激素在起作用,但性器官未成熟的童男童女及被阉割的太监,有时也会表现出对异性的爱,世上确不无“童恋”和太监娶妻之事。精神分析学即认为性欲起源于出生时。

佛经中还讲过“男子其心常生女人爱欲,乐他于己行丈夫事”的男性同性恋心理,《大乘造像功德经》卷下谓之“别异烦恼”(变态性欲),并说其原因有四:或嫌或戏,诽谤别人(侮辱人);喜作女人衣服庄饰;与亲族女行淫秽事;实无胜德而受人礼。实际上,这种变态爱欲终归是对女性的贪爱,与该经中所说受女子身的因缘——爱好女身、贪著女欲并常赞美女人容质等相同。同理,女性同性恋中起男子爱欲一方的心理根源,终归是对男子的贪爱。这种爱欲的因,大概只能以阿赖耶识中的种子来解释。

从唯识学看,在无始以来的无数次轮回中,每一众生都曾多次扮演过男性、雄性的角色,也多次扮演过女性、雌性的角色,其阿赖耶识仓库中既有男性、雄性的性爱种子,也有女性、雌性的性爱种子,质言之,每个人在心理上都有男女两种根,或荣格所说阿尼玛(男人身中的女性成分)、与阿尼姆斯(女人身中的男性成分)原型。对全球5万人的“头脑性别”研究发现:百分之十七的男人有女性大脑,百分之十七的女人有男性大脑。这使某些男人表现出某种女性的心理特征,某些女人表现出某种男性的心理特征,人群中不难发现的“二姑娘”、“娘娘腔”、“假小子”,及要求做变性手术的男女,古今中外屡见不鲜的同性恋现象,其与本人生理性别相反的心理特征、爱好,若溯源于前世的业习和阿赖耶识中的种子,便更好理解。当然,这种变态性心理也可能是今生的环境影响(如生活于异性群体或无异性中、从小被作为异性)、行为(如常扮演异性、为异性化装理发等)及性压抑等原因所致。
 
选自陈兵著《佛教心理学》第十章 欲、爱、苦乐第二节爱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China Traditional Culture Studies Development Limited
电话:(852)2576 9288 ,邮箱:xdm_tibet@163.com ,地址:香港湾仔告士打道227-228号生和大厦二楼 2/F
Sang Woo Building ,227-228 Gloucester Road ,HongK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