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联系我们加入收藏您好,欢迎来到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研究 > 学术著作学术著作
陈兵 :佛教对“爱”的看法(七)——慈悲与法爱
发布日期:2019-04-21    信息来源: 陈兵教授
  陈兵

陈兵5.jpg

揭露有染污贪爱的过患祸害,劝人看破、超离有染污的贪爱,转贪爱为无染的爱敬、法爱和慈悲,无限扩充慈悲,是从原始佛教到大乘、密乘佛教关于爱的一贯精神。《法句经·仁慈品》教导佛弟子“普爱贤友,哀加众生”、“履仁行慈,博爱济众”。同经〈道利品〉劝诫统治者“常以慈爱下”、“仁爱好利人”。《长阿含经》卷九《十上经》佛言“九修法”以“喜、爱、语、乐”为初四,此九法为获得法喜之本,故称“九喜本”。《法集经》说菩萨四种爱乐法:

不求果报而施一切众生平等之心,以爱语防护一切众生恶行,利益成就,爱一切众生犹如自身。

并说菩萨有六种四法“能作爱乐事”,此为“法集爱乐甚深之法”。《维摩经·文殊师利问疾品》谓菩萨“于诸众生,爱之若子”。《诸法行经》佛为喜王菩萨说“决定观察法行三摩地”之533行中,有“平等爱念”众生、“爱圣如父”、于菩萨“爱念如佛”等爱心。《优波离所问经》谓佛菩萨若起贪,“爱护众生,则不为烦恼”,“菩萨悲心爱众生,是福庄严”。《十住毗婆沙论》所说菩萨用以修十善业道的十心中,有“爱心”。以上所举“博爱”、“慈爱”、“爱念”、“爱心”等,皆属无染污的法爱。

从《阿含经》到大乘、密乘道的重要修行课目“四无量心观”(“四梵住”),以观普遍慈悲一切众生的慈无量心观、悲无量心观为首。慈悲,被看作佛教的基本精神。以“拔苦与乐”为特质的慈悲,可谓一种无染污的爱,《佛光大辞典》谓“慈悲实为爱之代名词”(《佛光大词典》页545)。耕云《幸福之道》谓 “慈悲是爱的升华”。在父母对子女的慈爱,朋友、同志间的友爱,及血亲间的亲爱、师生间的爱敬,乃至情人间的爱情中,都有慈悲。将父母对子女的慈爱扩大到对一切众生,是为慈无量心。修慈无量心而证阿罗汉果的佛弟子索帕卡长老有偈云:

人爱独生子,爱心真且诚;当以此爱心,普及诸有情。(邓殿臣译《长老偈·长老尼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页16。)

对他人的痛苦怀切肤之痛的悲心,是比想要给予他人快乐的慈心更为深切的爱,《成实论》卷十五说:

若能于一切众生中深行慈心,如人见子遭急苦难,尔时慈心转名为悲。

苟嘉陵居士《做个喜悦的人》劝人去长养自己的爱心及慈悲心,使自己成为一个有爱的能力及慈悲的人格之人。强调“一切的善法及善功德,也都是由有爱的心灵中生长出来”。(苟嘉陵:《做个喜悦的人——念处今论》,花城出版社,1995年版,第275页。)

慈悲和贪爱虽然都是爱,其性质却颇有不同:贪爱从自己出发,其爱为占有和索取;慈悲为他人着想,其爱为给予与奉献。《心灵幽径——冥想的自我疗法》说:

成熟的爱和健全的慈悲不是依赖而是相互依赖,这感觉来自对自己以及他人的尊重。

真正的慈悲来自健全的自我感觉和对自己的觉醒,非同情或恐惧,而基于尊重,是由痛苦产生的共鸣与联系。悲悯与怜悯是接近的敌人,悲悯是分享别人的痛苦,怜悯则是居高临下,与别人分离的。

深受“爱的宗教”基督教博爱观念浸润的西方人所理解的爱,主要是佛教也肯定的友爱(pema)、慈爱(sneha)、敬爱(priya)乃至法爱,往往多佛教慈悲的成分。弗洛姆说爱以给予和奉献为本质。 露意丝茜解释爱为“在内心中对自己、对人、对生命的热忱赏识”。卡伦·霍尔奈《女性心理学》定义爱为“自发地献身于人民、事业或思想的能力,而不是以自我中心的方式把什么都留给自己”((美)卡伦·霍尔奈:《女性心理学》,窦卫霖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第274页。)《心灵幽径》说用心来注意和关切他人的时刻,“这简单而意义深长的亲密感就是我们都苛求的爱”。

佛教所言慈悲,有程度大小、有无分别执著等差别。大乘所倡导的慈悲,广大无量,称大慈大悲,《大般涅槃经》卷十五解释说:

为诸众生除无利益,是名大慈;欲与众生无量利乐,是名大悲。

又将慈分为三种:

一众生缘慈,以视为实有的众生为对象而起,这种慈不离分别、执著心,是凡夫众生和初发心菩萨的慈。

二法缘慈,与缘起性空的真实相应而起,为见道以上菩萨的慈心。

三无缘慈,完全离分别,“不住法相及众生相”、无条件地平等普遍于一切众生,是佛的慈心。经云:“佛无一切心,唯有慈心在”。

感同身受亟欲救度一切众生的大悲心,更被强调为大乘之本、成佛之本。《网明菩萨经》云:

大悲是一切诸佛菩萨功德之根本,是般若波罗蜜之母,诸佛之祖母。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谓诸佛如来皆以大悲心为体,喻大悲为浇灌菩提树生长、成就诸佛菩萨智慧花果不可或缺的水。

凡夫的慈悲,狭小有限,一般只及于自己的亲属、所爱者、朋友、熟人,对不认识、无关系的人难以发起,对冤家仇敌则完全生不起慈悲甚而冷酷无情。儒家将爱伦理化为“仁”,释为“爱人”,孔子曰:“仁者爱人”。这种仁爱的对象要分别人物、亲疏及等级,首先是“亲亲”、“尊贤”,然后才推及老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不及于被认为不应该施予仁爱的人。墨子、基督教等虽然主张博爱,后者还宣扬爱仇人,但其爱心尚不能及于一切众生,不及于动物等异类,而且不离分别心和众生、自己实有之执著,属世间的博爱而非出世间的大慈大悲。

小乘圣者的慈悲虽然不分别怨亲,还只是随缘生起,不够广大。菩萨的慈悲广大无量,欲主动给予一切众生,但还不一定能完全无分别执著,《小品般若经·深心求菩提品》谓菩萨的悲心“见一切众生受诸苦恼,如被刑戮”;《华严经》卷七五说菩萨见众生以烦恼业堕三恶道受种种苦,“心大忧恼”,犹如见爱子被人割截肢体,“其心痛切不能自安”。佛的无缘慈悲最极广大无量,离一切分别执著,为清净圆满的出世间大慈大悲。《涅槃经·长寿品》佛言:毁谤佛法者及断尽善根的极恶之人“一阐提”,杀生、邪见、故意犯戒者,“我于是等,悉生悲心,同于子想,如罗睺罗。” 罗睺罗,是佛陀在家时的儿子。《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比喻说:

二乘之悲,如割皮肤;菩萨悲心,如割脂肉;如来大悲,深彻骨髓。

凡夫的慈悲尽管有分别、有限,远不及佛菩萨的慈悲广大清净,但与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同出一源,同一体性,是佛菩萨大慈大悲在自身的表现,即是佛性,可以扩充、净化为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如同金矿可炼为纯金。《大般涅槃经》卷十五说慈即是大乘、大空、道、常、众生佛性,“慈者能为一切众生而作父母,父母即慈,慈即如来”。佛教诸乘诸宗所修慈无量心、悲无量心,即是通过观想,将慈悲扩大至无量无边,将凡夫的有染污的贪爱升华为清净的慈悲。太虚《心理建设》称佛法的大悲心为“宇宙大爱”,这种爱可从人人本有的对自身的爱,推及于同宗爱、同乡爱、同业爱、同社会的相爱、同国家的相爱、同人类的相爱,乃至对于动物界同血气心知的相爱,对自然界和全宇宙的大爱了。“且如人的一吸一呼,与空气、阳光息息相通,本来都是宇宙大爱的表现”。

菩萨一方面应发愿将慈悲平等普遍于一切众生,亟于救度众生“如解倒悬”、“如救头燃”,一方面又须以如实智慧观众生相空而不执著,若于众生起法执,便可能陷入贪爱,或导致变态的慈悲。执众生相而有所爱著的慈悲,如由喜爱某人而对其起慈悲心,名为“爱见大悲”。《维摩经·文殊师利问疾品》说:

于诸众生若起爱见大悲,即应舍离。

鸠摩罗什注谓“未能深入实相,见有众生,心生爱著,因此生悲,名为爱见大悲。爱见大悲虚妄不净,能令人起疲厌想,故应舍离”。爱见大悲必然不能平等普爱、永远爱,免不了因爱心过度及爱心白费、不得报恩回爱等而产生的苦恼和疲懈厌倦,故必须破除。四无量心的修习,最后为舍无量心,有对治慈悲喜执著的意味,《大智度论》卷二十说“如慈、悲、喜,以爱深故,舍众生难”,难得解脱,故须修舍,于慈、悲、喜心中“无憎无爱,无贪无忧”。

大乘经中还说,对菩提、涅槃的法爱,若含有执著而流于贪爱,亦为佛道之障,应予破除弃舍。《华严经·明法品》谓“断除法爱,除一切执”。《大般若经》卷三三佛言:

勿于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而生贪爱。所以者何?以诸佛无上正等菩提非可贪爱。何以故?以一切法自性空故。

如果贪爱无上菩提、涅槃,则与一切法空的本性相违,不能与真实相应而证得无上菩提、大涅槃。天台宗圆顿止观修证次第因而以“破法爱”为一个重要环节。

佛菩萨的大慈大悲与众生的贪爱,虽然皆以心性本具的大悲或身中的白菩提明点为体,其性质、价值和功用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贪爱出于无明、自私、分别、执著的染污心,无正见为导或以邪见为导,以占取他人和外物满足私欲为本质,因而狭小、排他、不离憎恨嫉妒,具不自主性,为损人利己、自害害他的种种恶业之本,产生热恼不安、丑化人格、导致生死苦恼的恶果;诸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则出于如实觉知、无我、无执著的清净心,以正见正智为导,以不计己利而利乐众生为本质,极其广大,平等普遍于一切众生,无怨亲、亲疏的分别,像法界一样广大周遍、无穷无尽,创造出利乐济度无量众生、庄严国土世界的最大价值。

选自《佛教心理学》第十章 欲、爱、苦乐第二节爱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China Traditional Culture Studies Development Limited
电话:(852)2576 9288 ,邮箱:xdm_tibet@163.com ,地址:香港湾仔告士打道227-228号生和大厦二楼 2/F
Sang Woo Building ,227-228 Gloucester Road ,HongK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