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联系我们加入收藏您好,欢迎来到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教育 > 文化交流文化交流
儒释道文化中的关帝信仰
发布日期:2021-03-26    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濮文起

1.jpg
福建省东山县信众护送关帝金身赴台湾。新华社图

2.jpg
台湾台中市天灵宫道长张罗金携弟子,供奉关帝圣像到解州关帝祖庙朝圣、接灵、拜谒。山西解州关帝庙文物保管所供图

3.jpg
佛教寺院伽蓝殿供奉关帝。吴艳摄

4.jpg
关帝像


明末清初,关帝崇拜席卷神州大地,并随着清末民初华人不断移居海外,流播世界各地。20世纪80年代以后,关帝崇拜又重新兴起,海内外的关帝崇拜交相辉映,形成蔚为大观的关帝文化景观。北至蒙古国乌兰巴托,南至越南河内、印度尼西亚爪哇群岛、澳大利亚墨尔本、毛里求斯路易港、法属留尼汪岛,东至韩国首尔、日本横滨,西至美国纽约、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以及加拿大维多利亚、本拿比,都建有形形色色的关帝庙,关帝崇拜堪称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文化奇迹。

在海内外华人信众的心目中,关帝扮演着多重角色,如战神、财神、 科举神、治水神、司法神、送子神、移民神等。关帝崇拜之所以经久不衰,其信仰核心和精神实质可概括为“护国佑民”。在古代中国,从人变神,必须具备两个先决条件,一是巨大的人格魅力,二是有口皆碑的丰功伟绩,或者说必须是一位彪炳青史的英雄,并承载着中华民族的道德精神。三国时期的名将关羽正是这样一位光耀千秋的历史人物。关羽承载的道德精神,是“忠、义、仁、勇”,即对国以忠、待人以义、处世以仁、任事以勇。“忠、义、仁、勇”作为中华民族的理想人格,在关羽身上完美地彰显出来,因此,关羽才会变为关帝,享配“儒佛道三教并尊”。

释称“佛”

在儒、释、道三教中,佛教率先将关羽请上神坛。

佛教自东汉明帝传入中国以后,先是在社会上层流行,后来才向全社会传播。自汉末至魏晋,佛教徒在积极翻译介绍佛教经典的同时,一直致力于佛教在中国的本土化。然而,尽管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佛教译经大师,整理了许多教义教规,但始终没能形成本土化的佛教宗派。陈隋之际诞生的天台宗,是中国最早的本土化的成熟佛教宗派。天台宗的创始人智顗以其佛学家的敏感,充分认识到关羽“显灵”传说对于佛教本土化的意义。这位在荆州地区出生的高僧,把荆州人民十分崇敬而又能体现社会政治转型期时代精神的关羽请进佛门,使关羽成为佛门护法,突出了天台宗的中国特色,为佛教的本土化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

据《隋书·地理志》记载:“大抵荆州率敬鬼,尤重祠祀之事。昔屈原为制《九歌》,盖由此也。”关羽悲剧性的结局,代表了他竭忠尽诚、为国赴难的形象,而这正是屈原《国殇》中所讴歌的一种民族精神。于是,智顗便借用荆州民间对关羽的信仰习俗,对其进行创造性改造,将关羽作为“显灵”,并在其助力下修建玉泉寺。从此,关羽成为“护持佛法”的伽蓝(僧众所居住之园)神。

在湖北当阳玉泉寺珍珠泉旁,至今仍有“关公显圣碑”,上书“汉云长显圣处”六个大字。清朝“嘉庆二十六年丁丑,傅相阮文达公方制楚阅兵,过此题额曰:‘最先显圣之地’。”

在玉泉寺大雄宝殿前的庭院内,露天放置着两口元代大钟,分别铸造于至大元年(1308年)和延祐七年(1320年)。至大元年钟铭《覆船山景德玉泉禅寺记》,延祐七年钟铭《荆门州当阳县玉泉景德禅寺钟铭》,两篇钟铭主要记述了玉泉寺的兴建,归功于关羽“显灵”,即关羽死后成为玉泉山山神,当智顗来到之后,山神受其感动,发大威力,兴风作雨,震撼山陇,撤其龛位,归瘗玉泉。这个传说旨在告诉人们,关羽亡灵在智顗的感召下,成为佛教护法神;又由于关羽“显灵”,玉泉山才成为智顗弘传佛法的道场。

继智顗大师之后,又有北宗禅领袖神秀安奉关羽为玉泉寺伽蓝神的传说。神秀(606年-706年),唐代高僧。隋朝末年,出家为僧。50岁时,赴蕲州东山寺(今湖北黄梅东北),拜弘忍为师。相传,神秀未得弘忍法衣,后北上当阳玉泉寺,安奉关羽为伽蓝神,讲授渐悟法门,名声大震,是为北宗禅,各地僧俗闻风而至。武则天闻其盛名,于久视元年(700年)遣使迎至洛阳,后召到长安内道场,礼敬有加,有“两京法主,三帝国师”之称。从此,“禅林道院中,有护法神,曰伽蓝,或当户而立,或拱侍于傍,神不拘一,而以关帝作伽蓝者,大概十八九”。

关羽护持佛法的说法,在元朝得到了元世祖忽必烈的认可,正式敕封关羽为伽蓝神。宫中做佛事,亦令士兵抬出关羽神像。此后,关羽又被引入藏传佛教。佛教寺院争相将关羽作为本寺伽蓝神,安奉瞻仰。到了明末清初,又尊关羽为“护国明王佛”,视同佛菩萨,信众对其焚香叩首,顶礼膜拜。

道称“天尊”

继佛教之后,道教也将关羽请上神坛。将关羽敕封道教神仙尊号,始自北宋徽宗赵佶。

《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三《义勇武安王》有一段大中祥符年间(1012年—1016年)关羽的传说。关羽为“古代忠烈之士,没而成神”,徽宗赵佶在崇宁元年(1102年)敕封关羽为“忠惠公”之后,紧接着便借用真宗大中祥符年间的传说,又于崇宁三年(1104年)敕封关羽为“崇宁至道真君”,给关羽戴上了一个道教“仙真”尊号。

明嘉靖时成书的道教经卷《三界伏魔关圣帝君忠孝忠义真经》则称关羽为“三界伏魔大帝”,并提高其神权:“太上神威,英文雄武,精忠大义,高洁清廉,协运皇图,德崇演正。掌儒释道教之权,管天地人才之柄。上司三十六天星辰云汉,下辖七十二地土垒幽酆。秉注生功德延寿丹书,执定死罪过夺命黑籍。考察诸佛诸神,监制群仙群职。高证妙果,无量度人。至灵至圣,至上至尊。伏魔大帝,关圣帝君,大悲大愿,大圣大仁。贞元显应光昭翊汉灵佑天尊。”

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明神宗朱翊钧又加封关羽为“三界伏魔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从而将关羽由“真君”提升到“帝君”;同时,敕封关夫人为“九灵懿德武肃英皇后”,子关平为“竭忠王”、关兴为“显忠王”,护卫周仓为“威灵惠勇公”,立即颁行天下郡县。

清顺治九年(1652年),顺治帝爱新觉罗·福临也进一步敕封关羽为“忠义神武关圣大帝”,又将关羽由“帝君”提升到“大帝”。为此,道教正一派建在北方最为宏大的道观——北京东岳庙设立了伏魔大帝殿。于是,经过明清两代皇帝的敕封,道教两大宗派——全真道与正一道便堂而皇之将关帝推向了道教最高尊神即“天尊”神位。

为了宣扬关帝信仰,道教徒还编写了许多经忏,如《关帝明圣经》《关圣帝君觉世真经》《关圣帝君盖天古佛灵宝心经》《关圣帝君丹凤朝阳宝忏》《太上忠武关圣帝君护国保民宝忏》《关帝正朝全集》《关圣大帝返性图辑要实录》《乾坤正气录》《关圣帝君经训、灵签、灵签占验》等,在民间广为刻印散发,以供人们诵念。

儒称“圣”

在儒、释、道三教中,儒家最后一个将关羽奉为武圣,并引领世人对其虔诚信仰、真诚崇拜。

儒家以孔孟为宗,主张人本主义、民本主义、天人合一,倡扬的是理性的人文主义信仰,“不语怪力乱神”。但是,儒家为什么对关羽却是例外,将其奉为“武圣”?究其动因,则是关羽身上所体现的“春秋大义”。

关羽戎马一生,为的是辅佐刘备匡复汉室。在他的心目中,刘备是汉室正统继承人。为此,他不留曹营,一心归汉;又单刀赴会,拒绝孙吴索要荆州,因为“尺土皆汉有”;兵败被俘后,宁死不屈,杀生成仁,舍生取义。关羽以其彪炳日月、大气浩然的一生,诠释了儒家的“忠义”道德精神。正如一副楹联所云:“圣学得坚强,仲尼未见之刚者;正气塞天地,孟子难言此浩然。”关羽一生践行忠义仁勇,以其大义参天、神威远震的道德精神,丰富了儒家的形象。特别是宋明理学兴起以后,其所宣扬的正统思想,在关羽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再加上元末明初《三国演义》的问世,罗贯中又以艺术手段,将关羽进行了儒化塑造,于是一位知晓《春秋》、熟读《春秋》,得“《春秋》之微旨意”,以“春秋大义”为终极追求的儒将关羽,便赫然出现在中华大地。关羽得到儒家的青睐,并迅速成为儒家的偶像——武圣。

明末清初,在封建国家祀典中,关羽取代了姜尚而从武庙中的配享上升到中祀,乃至清雍正八年(1730年)“特旨尊帝庙为武庙,诏于五月十三日诞期特祀”,并于清末与历代帝王和文昌帝君比肩而坐,在封建国家祀典中达到顶峰。于是,在清代较有规模的关帝庙中,一般都建有“春秋阁”,阁内塑有一尊左手捋长须,右手持《春秋》,正在阅读沉思的关帝塑像,从而成为文人士子的守护神。

至于何时将关羽誉为“关夫子”,据《老圃丛谈》说:“关羽而称夫子,奇闻也。王夫之《识小录》,谓主考本称举主,万历以后称老师,崇祯末年称夫子。关羽之称夫子,盖亦自崇祯始也。”

将关帝称为“文衡圣帝”,出现比较晚,应在清末民初,至今仍在福建、台湾等地盛行。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特聘教授)

《中国民族报》(2021年3月23日 08版)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China Traditional Culture Studies Development Limited
电话:(852)2576 9288 ,邮箱:xdm_tibet@163.com ,地址:香港湾仔告士打道227-228号生和大厦二楼 2/F
Sang Woo Building ,227-228 Gloucester Road ,HongK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