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联系我们加入收藏您好,欢迎来到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教育 > 文化交流文化交流
隐元禅师与中日黄檗文化
发布日期:2021-12-14    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张云江 田亮
 
1.jpg

吴为山塑隐元禅师像在有着400年历史的日本长崎东明山兴福寺落成,并永立古寺入口处。 中国美术馆供图

  2015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日友好交流大会上发表的讲话中说:“我在福建省工作时,就知道17世纪中国名僧隐元大师东渡日本的故事。在日本期间,隐元大师不仅传播了佛学经义,还带去了先进文化和科学技术,对日本江户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隐元大师东渡日本创立黄檗宗,促成了日本黄檗文化的形成,促进了中日文化的交流。

  近日,由中国美术馆馆长、国际著名雕塑家吴为山创作的隐元禅师雕像在有着400年历史的日本长崎东明山兴福寺落成,并永立古寺入口处。雕像揭幕式上,吴为山在视频致辞中表示,中日一衣带水,铸就了许多文化交流的佳话,鉴真、隐元是其中的典范。1654年,隐元禅师应邀东渡日本传法,在日本别创黄檗宗,与禅宗的临济宗、曹洞宗鼎足而三。同时,他积极传播中华文化和生活方式,在建筑、雕刻等方面都对日本社会产生了深刻影响。在人类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今天,隐元禅师像承载着文化交流的使命,“东渡”日本。

  隐元(1592年-1673年),俗姓林,字曾昺,号子房,福建福清人,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师从临济宗鉴元禅师剃度,法号隐元,法名隆琦。隐元禅师先是周游各地,后在福清黄檗山师事密云圆悟弟子费隐通容禅师(1593年—1661年);明崇祯八年(1635年),成为临济宗第三十二代传人;崇祯十年(1637年),任黄檗山万福寺住持,他四处募化,扩建寺院,重振禅门法规,使万福寺成为东南沿海的名刹,且闻名海外。

  隐元东渡之前,曾两次主持黄檗山达17年,组成了名振东南的黄檗宗教团,奠定了中国黄檗宗的基础。厦门大学哲学系副教授林观潮分析认为,中国黄檗宗的形成,主要表现是:黄檗山成为临济宗的固定道场,隐元确立了领袖地位,且其法嗣众多;形成以福清黄檗山为中心的布教圈,最终构成了以唐代希运禅师为始祖的法系传承。隐元主持修纂的永历《(福清)黄檗山寺志》及在日本京都黄檗山编纂的《新黄檗山志》,“源流图”都是首列希运为始祖。

  在中国,黄檗宗一直是临济宗内部的一个支派,到了日本,因为传承不一样,日本黄檗宗与临济宗分庭。中国黄檗宗传承至清道光六年(1826年)后传承不明。在存续的近200年间,中国黄檗宗与日本黄檗宗联系一直非常紧密,且互动频繁。

  日本佛教界久闻隐元禅师弘临济黄檗宗之道,日本长崎兴福寺逸然等人再三恳请隐元东渡日本弘法。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在大眉、独湛、南源、独吼等30多名弟子伴随下,63岁的隐元乘船东渡,到达日本长崎。日本幕府官员、僧俗群众等各界人士怀着无比敬仰与激动的心情赶到码头迎接隐元一行。此后,隐元在日本长崎兴福寺登座说法,日本各地僧俗纷至沓来,千人齐聚兴福寺,场面庄严盛大。隐元说法深受日本各地僧侣崇敬。之后,隐元又到长崎福济寺、崇福寺和三唐寺传禅,同样引起巨大轰动。《日本佛教史纲》云:“隐元禅师来日本还不到一年,他的道声已传遍东西,似乎有把日本禅海翻倒过来之势。”

  1655年,应日僧龙溪邀请,隐元来到德川幕府敬重的摄津普门寺弘法。1658年,隐元率弟子到京都南禅寺、东福寺等寺庙参访,受到隆重接待。同年,他在江户(今东京)拜见幕府将军德川家纲,受到隆重礼遇。1659年,日本皇室赐隐元在大和山(今京都宇治)建寺,共30万平方米。1661年新寺建成,风格完全唐式,隐元命名为黄檗山万福寺,以示对祖国和家乡的眷恋之情。寺内各项规章制度也如唐制一样,诵经说法、撰文立说,全部采用汉语。从此,隐元及其弟子就以日本黄檗山万福寺为大本营向日本各地弘法传禅。该寺的创立,标志着日本黄檗宗这一新宗派的创立。不久,黄檗宗成为日本江户时期影响力较大的佛教宗派之一,而且这种影响力逐渐渗透至社会的方方面面。到18世纪末,黄檗宗在日本已有末寺(与本寺相对,指别院,即本寺所属之寺院)340所。本寺万福寺前十三代住持都是中国人。佛教研究学者杨曾文说:“万福寺在相当长时期内与中国佛教界保持密切的关系,可以说是在日本的一个弘布明清临济宗和文化的中心。”现在日本黄檗宗有信众30多万人,寺庙460多座。

  1663年,舍帝位出家的后水尾法皇托龙溪性潜向隐元请教禅宗心要,龙溪是隐元在日本的嗣法弟子。隐元作“法镜交光,六根成慧日,牟尼真净,十地起祥云”等法语呈上。法皇阅后非常喜欢,先后下旨馈赠御香、镂金砚台、舍利和金塔。1664年,隐元已过古稀之年,他让弟子木庵性瑫继承日本万福寺黄檗宗住持法席,自己退居松隐堂。退隐后,他每天仍要接待来自日本各地的参拜者,并经常接受其他寺庙礼请,去讲经、弘法、传禅。隐元晚年潜心著述,留下作品有《黄檗和尚扶桑语录》《普照国师广录》《云涛集》《弘戒法仪》《黄檗清规》《松堂集》《太和集》等。1673年,隐元安然圆寂,其舍利分为两罐,分藏于日本和中国的黄檗山万福寺。隐元生前和寂后,有多位天皇赐或追赐尊号如“大光普照国师”“佛慈广鉴国师”“径山首出国师”“觉性元明国师”“真空大师”“华光大师”等,日本皇室对外国僧人赐国师号是非常罕见的,可见隐元备受推崇。

  日本江户幕府时期,武士作为重要社会阶层登上历史舞台,逐步掌握了政权。这一时期的日本佛教,如以经典研究为主的天台宗和以举办祈祷法会为主的真言宗,不太能满足朴直寡文的武士阶层的需要,因而逐步衰落;新出现的日本黄檗宗则因继承了中国临济宗“机锋峻烈、杀伐果断”的宗风,所谓“大机大用,脱罗笼,出窠臼;虎骤龙奔,星驰电激;转天关,斡地轴,负冲天意气,用格外提持”,顺应了日本江户时期武士阶层的精神需求。在这一时代背景下,隐元开创的日本黄檗宗,在禅宗思想、戒律清规、法式仪轨、教团组织、丛林制度等方面都给日本佛教带来了深刻影响。

  黄檗宗在日本的影响极为广泛,同一时期日本哲学、文学、语言、绘画、书法、篆刻、建筑、雕塑、印刷、音乐、医学、茶道、饮食等方面也都有黄檗宗的印迹。可以说,中日文化通过日本黄檗宗这一新兴宗派进行了深度融合,创造出了新的文化样态,黄檗文化影响持续久远。研究中国禅宗史的日本学者柳田圣山说:“近世日本的社会进步,无论从哪方面看,离开黄檗文化的影响都无法解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中国与日本的“黄檗文化”及“黄檗宗”同名同音、同文同义,法脉上甲乙相续,成为中日文化交流中的重要媒介与桥梁。

  隐元禅师在日本创黄檗宗,是中国禅宗文化海外传播的典范,体现出中国佛教文化的博大精深与源远流长。隐元是迄今在日本佛教开宗立派的最后一位中国僧人,黄檗文化是日本近代一次大规模主动吸纳、接受中华文化的结果,也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交流的历史范本。

  近年来,中日佛教界围绕黄檗文化进行了各种交流活动。2018年,隐元禅师故乡的福清黄檗文化促进会成员一行到访位于日本京都府宇治市的日本黄檗宗大本山万福寺,受到日本黄檗宗的热情欢迎。2019年,日本黄檗宗管长近藤博道一行到访福建祖地,寻访祖源,延续中日黄檗法谊。近藤博道表示,拜访众多与黄檗文化有着渊源的禅宗寺院,探寻祖源,深感中日两国佛教文化交流历史悠久,两国法乳一脉源远流长。希望双方今后进一步加强联系,增进两国佛教界法脉同源的友好情谊,续写当代两国交往的新篇章。今年6月,中国福建黄檗山万福寺致贺日本京都黄檗山万福寺开山360周年。贺词中说,中国黄檗禅与日本黄檗宗同宗一脉、法谊相连,经由黄檗历代祖师缔造的交流互鉴佳话,已经成为中日友好的亲切见证;愿中日佛教界以黄檗文化为共同载体,深入开展交流合作,在新的时期,继续为中日佛教文化交流互鉴作出新贡献。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福建省宗教中国化研究中心)

《中国民族报》(2021年12月14日 8版)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
中华传统文化国际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China Traditional Culture Studies Development Limited
电话:(852)2576 9288 ,邮箱:xdm_tibet@163.com ,地址:香港湾仔告士打道227-228号生和大厦二楼 2/F
Sang Woo Building ,227-228 Gloucester Road ,HongKong .